半只小号

有喜欢的事物,真好

我觉得极鲶的入队语音挺有趣的,从各个方面来说。胁差本身就是帮忙、辅助、支援的意识比较强,对队长的执念并不强烈。但是鲶尾笑着说:“回归现役。”的时候我倒觉得很感慨,虽然不像阿尼甲威胁说要砍队长,还有傻包包觉得我是个傻子(这两个人槽点太多了),但让我觉得他就算在队员的位置也会闪闪发光,代表着吉光的荣耀拿下敌人大将的头颅(这是安定)。
然后他的队长语音,跟极化前真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“真拿你没办法,可靠的只有我吗?”和“诶…可以是可以啦。”,极化过后真的太可靠和自信了,虽然不是很想出风头,但是会认真地承担主人给他的责任,有这种队长在,我已经可以看见队伍的凯旋了。
极化过后的鲶尾真的太棒了,吹爆他。

一天四百多战,我自己都不敢相信_(:3」∠)_
以及鲶尾成功满级了!作为我这个咸鱼婶第一个满级的人,这就是我爱着他的表现吧!
没能截到满级瞬间,SAD

啊一直期盼的前田终于极化了,这时候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第一封信的长度真是吓到我了,什么嘛因为天色太晚,你们短刀夜视不是很好嘛。尽管如此,他还是可爱得要命!!连那个不适合的头盔也是,可爱得要命!!!
我爱他一辈子!!!

欢迎回家!!!你听说明天双倍经验了吗(。・ ω<)ゞ

他要回来了

他怎么这么好!!

对于药研,我的心情是很复杂的。
当初先放出来他的极化,想了想还是按顺序来吧,就把他拉进活动队伍里练练级,当时他才五十多级,又是短刀,在e4里十分不利。经常就是放在队长位,快到boss点时刀装被打掉了,结果一下就重伤,幸幸苦苦挨了那么多下高速枪的队伍说回城就回城。每次我都是恨铁不成钢地给他手入。
“药研啊你这样不行啊。”
然后扔张加速符接着出阵,一出门又给我沟了,几次下来,整个队伍都是大伤小伤,凑都凑不出一队出来,加速符又这样见了底。
而且这么费时费力他还只是堪堪快六十级而已!出阵一千多次,进王点的其实也没有几次而已,数珠丸自然也没有捞到。
我对药研也慢慢不耐烦了起来。我也觉得他也感受到了,越来越经常受伤,抢到誉时候的那声大将感觉也没有以前的感情了。
听说要转专属道具。考虑再三,我还是决定让最受我宠爱的前田去极化,药研等等级到了再说吧。然后他就这样被我扔进了箱底。
然后在转化的那天早上出了点差错,我的纸笔并没能转化,失误带来的烦躁被我发泄在了药研身上。
他又被调回了主队伍,受伤了就手入,日课的加速符全砸进去。还不快抢誉!还不快点升级!你对得起我吗?
这样给着他压力的我,也常常感到愧疚。却也只会对他说,药研啊,你就不能争气点吗,你不想要变强吗,那你就快点升级啊,你就不要那么经常受伤,你为什么不体谅一下我呢。
这样的我,怎么担得起他的那声大将。
他会恨我的吧。
药研藤四郎六十级了,审神者像是在逃避一样,很着急地把他送走了,连他请求修行的话都没听完。
过了一天,狐之助把信送到了审神者的房间,一看到信的第一行字,她就不争气地哭了出来。
他怎么会恨你,他永远是你最锋利的药研藤四郎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
不行了我真的快哭出来了,我个废婶,我对不起药研。

柴郡猫同人短篇:我家的柴郡猫变成本体了!①

注意事项:
文笔烂,性格把握不太好(特别不好!)可能ooc,公主是第二人称的,可能有多处bug。但我是尽力了啦!
希望喜欢!!

目前是打算是分成三大段,前两段会分柴郡猫和你两个人的视角来写的,还没写完,

1、开端
柴郡猫视角:
在不可思议之国的某条路上,柴郡猫一个人走着,蹦蹦跳跳的让人不难看出他的高兴。
“喵~听说公园旁边新搬来了一个魔法师,也没有传言中那么厉害嘛♪!”他一边走一边把玩着手中的魔法棒,“嘿嘿连魔法棒都被我偷来了喵,那个家伙追不到我时那个表情真是好笑啊!”然后好像是回想起了那个场景一样哈哈大笑起来。
“啊要赶紧回家啦!今天是星期三呢喵!家里还有爱丽丝做的小鱼干在等我喵!”说完,加快了回家的速度。
“爱丽丝!我回来啦喵!你看我——”柴郡猫兴奋地打开了门,却在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环抱手着看着他的你时活生生把话咽了下去。
完了自己好像忘记清理一个作案现场来着。
“柴郡猫!过来一下!”你在他要转身逃走时站了起来,双手插在口袋里。脸上的表情看得出你现在心情不是很好,看到你这么生气柴郡猫也不敢随随便便逃走,于是乖乖走到了你身边。
“爱丽丝!我不是故意的喵!”还是赶紧承认错误的好。
“哦?把我的香水打破了也不清理一下掩盖一下现场?害我…呃…害我清理了一个下午!”
“谁知道那个东西那么脆弱喵…”柴郡猫也很后悔忘记清理现场。
不过要是把事情掩盖住了估计被发现时会有更恐怖的事,毕竟是喜欢的香水,不过那瓶香水也很少用呢,要是瞒着的话可以瞒多久呢,嗯我的爱丽丝不喷香水时候身上也总是香喷喷的呢喵…
“柴郡猫!”
不好一—不小心走神了喵!
“爱丽丝我错了!我愿意做一切事来弥补我的过错喵!”眼神要诚恳!
“说的简单!话说我一直想说你很久了!”
完了。
“你身后的是什么!你又给我去恶作剧了是吗!上次把睡鼠的棉被藏了起来害人家感冒了我都没有怎么说你!还有三月兔已经跟我抱怨过了很多次你在赌场打扰他的事!还有…”
真是的每次生气都会讲这些东西!天天都是为了别人责骂我,到底在她眼中谁比较重要啊,是喜欢我还是喜欢三月兔他们啊!他们怎么样也不关我们的事嘛!有时候我恶作剧一下也不会怎么样啊!总之…
“爱丽丝真是太讨厌了喵!”说完赶紧捂嘴巴,完了把内心的话说出来了喵!眼前的爱丽丝好像要气炸了喵!
不对,现在应该是我在生气!
“柴郡——”“我…最讨厌爱丽丝了喵!”说完像是要示威一样做了个鬼脸,跑出了家门。

你的视角:
“真是的柴郡猫又跑出去玩了,他还真是闲不下来呢,嘛算了,他就是这个性子,也没办法。”你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眼前的电视放着新闻,是巧可露蒂点心节的现场直播。“…最近的连新闻都在放毒,想吃巧克力了。”
“诶等等,说到吃的,今天是星期三吧。”你抬头看了眼钟,“啊牙白这么晚了,再不出去买小鱼干猫老大会生气的!”说罢,你赶紧从沙发上蹦了起来,关掉了电视,就要往门外跑,到门口又折了回来。
“诶…我穿成这样好像不是适合出门的样子啊…”低头看了看自己早上起床随意套上的柴郡猫的一件衬衫,还是…去换一件吧。
你走进卧室,赫然出现在你眼前的就是香水的尸体。
“……那家伙真是不让人省心啊!”你无奈地蹲了下来,没有多想直接用右手捡了往左手掌心放,等到左手掌心渗出血后你才反应过来,立马跑去找药箱清理伤口。“我在犯什么蠢啊!受伤活该啦!”给伤口上好药包扎好后乖乖地拿着扫把去清理那些玻璃碎片,然后用拖把狠狠地拖了好几次。
“唔…还是一股味道…”被卧室满满的香水味熏的快晕了的你整个人摊在了沙发上。打坏了东西不说!我还因此受了伤!这次一定要好说说他!
玄幻处传来了开门的声音,回来了?正好啊。
“爱丽丝!我回来啦喵!你看我——”柴郡猫蹦蹦跳跳地走了进来,在看到你的那刻明显愣了一下,然后立马转身。做贼心虚还想逃?
你站了起来,不忘把手插在口袋里,用尽量严厉的声音说。
“柴郡猫!过来一下!”
他听话地过来了,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承认错误。 “爱丽丝!我不是故意的喵!”
“哦?把我的香水打破了也不清理一下掩盖一下现场?害我…呃…害我清理了一个下午!”差点把受伤的事说出来,这事也不能怪他,是自己不小心,说出来还可能会被嘲笑蠢…
“谁知道那个东西那么脆弱喵…”(香水:怪我喽╮(╯▽╰)╭)
你盯着他的脸,想看看他到底有没有道歉的诚意,谁知他讲着讲着居然神游起来了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“柴郡猫!”
“爱丽丝我错了!我愿意做一切事来弥补我的过错喵!”他那用双玫红色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盯着你。
又是这一套,还有这句话不知道听过多少遍了。对啊,上次他也是这么说的,上次是因为…一回想,好像柴郡猫做过的坏事真的多得数不清,你越想越气。
“说的简单!话说我一直想说你很久了!”
“你身后的是什么!你又给我去恶作剧了是吗!上次把睡鼠的棉被藏了起来害人家感冒了我都没有怎么说你!还有三月兔已经跟我抱怨过了很多次你在赌场打扰他的事!还有…”他做过的错事完全数不过来。
“爱丽丝真是太讨厌了喵!”
等等,他还生气了!
“柴郡——”“我…最讨厌爱丽丝了喵!”说完,对着你做了个鬼脸就跑出了家门。

不会玩lof…蹭猫气的产物,贴吧惨案…望喜欢。

一个普通的午后,你躺在扶手椅上玩着手机,柴郡猫坐在你旁边的地板上,头靠着你的腿,手里把玩着从兔子那里偷来的怀表。黄色的阳光透过森林里的叶子,照在一旁的盆栽上,初夏的风从窗户中吹了进来,他的耳朵随着风轻轻晃动着。
突然,你好像在手机上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,猛地坐直了起来,一旁的柴郡猫被你吓了一跳。你的注意力完全被手机吸引了,你认认真真的把手机上的页面从头到脚看了一遍,柴郡猫在一旁不解地探了下头,想看看你在看什么东西。
“猫~!”你夸张地叫了他一声,从椅子上跳了下来,一下扑倒在了柴郡猫的面前的地板上。
“爱、爱丽丝?”
“快点,你让我拜一拜!”“再抱一抱!”“啊再让我拜两下!”柴郡猫被你的异样吓得愣在了原地,过了一会才戳了戳整个人趴在地上的你。“爱丽丝你…怎么啦喵?”
“我!…”你抬起了头,泪汪汪地看着他。“圣诞节要来了!!”
“圣诞节?那好像是在冬天的呀,爱丽丝你没事吧喵?”他伸出去想探探你额头的温度,那只手却被你一把拽住。“对了,再跟我握握手!”柴郡猫抽回了手,用两只手夹住了你的脸,不满地揉了揉。“到底怎么啦喵!你哭什么啦喵!”
“你…你的sp要出来了!”“那爱丽丝很伤心吗喵?”柴郡猫不懂得sp是什么意思,只是顺势问了下去。
“不,我很开心!”“那?”“我喜极而泣!”
“什么嘛…”柴郡猫把你从地板上拉了起来,将你整个人环在了怀中,“吓我一跳喵,我还以为爱丽丝中邪了呢。”
“可是…我怕我抽不到!”“什么喵?”
“你的sp”你转过头去,跟他对视着,笑了一下,“所以我要好好蹭蹭你的猫气!”
“蹭猫气啊…”“对啊,所以我要好好拜拜你,多跟你抱几下,说不定能一发入魂呢♪~”你坐在他怀中,手舞足蹈地说着,没有意识到柴郡猫神情的变化。
“诶?猫、猫你要干嘛?!”他突然把你推倒在地,舌头舔过你的脸颊,手指轻轻揉搓着你的耳垂。“跟我多多接触就能沾猫气是吧喵?”
“诶?”
“那我们就多多接触几下吧喵。”他的手解开了你的扣子,“祝你,一发入魂♪~”